html模版快男冠軍陳楚生這十年(圖)
35歲的陳楚生對自己的評價是“一個怪客”。這位曾以文雅氣質收獲331萬張短信投票的2007年快樂男聲總冠軍,出道至今,經歷瞭“過山車”一樣的十年。作為草根,他憑借選秀節目一炮而紅;一年半後,他主動放棄與天娛的合同,陷入漫長的解約官司;簽約華誼5年,他專心做音樂,零星參演影視劇;2015年年初,他的指彈音樂工作室獨立運營,組建新樂隊SPY.C。每當外界討論2007年快男13強的發展時,陳楚生都會被歸為商業標準下步步後退的失意者。但他自有一套評價標準:“我有一個傢庭,有很賢惠的老婆,有很可愛的寶寶,我還可以專心地做我的音樂。我覺得天下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瞭。”

陳老板的時間維度

白襯衫、牛仔褲,懷抱吉他唱著“有沒有人曾告訴你”的清瘦男生,十年來一直定格在很多人的記憶裡。2007年夏天,“快樂男聲”全國總決賽舞臺上,25歲的陳楚生深情、穩健,散發出與實際年齡不匹配的淡然。“花生”喜歡喊他“楚公子”,一個武俠小說中才有的稱呼。

翻看十年前的比賽影像,陳楚生多數時間裡都在安安靜靜唱歌,評委點評時,無論贊揚還是批評,他的表情始終少有波瀾,感謝觀眾的方式也隻有“謝謝”和鞠躬兩種。

19歲,陳楚生離開傢鄉三亞立才農場,隻身闖蕩深圳,先是送快餐外賣,後在酒吧駐唱CROSSFIRE擴大機。陳楚生長瞭一張沒什麼攻擊性的臉,氣質裡透著溫和,看上去就是個好脾氣的傢夥。音樂工作室的90後員工描述老板陳楚生:大寫加粗的NICE。他關心開工前大傢有沒有吃飯,習慣說“辛苦瞭”;開會討論,他表達意見的方式是“我覺得×××也許會更好,你覺得呢?”晚間通告收工之後,他帶大夥兒去吃飯。但3月初的一次會議上,“陳老板”發火瞭。新專輯的宣傳事項遲遲未能確定,他板著臉撂下一句:“這件事情大傢幹不幹?不幹今天就走瞭。”他真走瞭,拐進距離會議桌1米遠的小廚房抽瞭根煙。

陳楚生認定的朋友,很多都交往超過10年,戀愛也一口氣談瞭13年。他是個念舊的人,用音樂創作人金玟岐的話說,“陳楚生是一個有時間維度的人”。

不快樂的快樂男生

2007年4月20日,Big Boy樂隊吃瞭一頓氣氛凝重的宵夜。主唱陳楚生鄭重地向吉他手王棟和鍵盤手陶華解釋,參加《快樂男聲》是為瞭樂隊,不是他要單飛。第二天,陳楚生飛到西安,趕在最後一天報名參賽。

就像評委黑楠所車用重低音喇叭說,陳楚生憑借歌聲在後續比賽中實現瞭“青蛙變王子”的逆襲。舞臺上的風光背後,他承受著強度巨大的訓練——學拳擊、表演、聲樂、舞蹈,錄VCR,上通告,“行程可滿瞭,每天睡覺不到3個小時”。

決戰之夜,陳楚生頂著雞冠頭,身穿白襯衫、金色西服套裝,在Big Boy樂隊助陣下挑戰不擅長的R B風格。最終,他手持冠軍獎杯,站在高臺上接受全場歡呼。

一隻腳踏入娛樂圈的陳楚生沒有意識到,冠軍隻是開始。工作密密匝匝撲過來,抗洪搶險、快男全國巡回演唱會、拍攝代言廣告,還有上不完的通告,放伴奏帶的商業演出……越往後越恐懼:明明想做音樂,卻在音樂上花費時間最少。

這種生活持續瞭一年半,陳楚生覺得自己被掏空瞭。2008年12月30日,他留下一封信,將手機關閉之後悄悄離開。2009年8月23日,陳楚生等來一紙裁決,650萬元創下內地藝人解約賠償的最高紀錄。

黃金時代的“互相傷害”

2009年10月末,陳楚生與華誼音樂簽約。經紀人是一起“轉會”來的周傑,音樂夥伴仍然是Big Boy樂隊的王棟和陶華。在新公司,陳楚生很快找到自己的節奏:在工體舉辦個人演唱會,擔任陳坤、許巍、孫燕姿演唱會表演嘉賓,為電影《山楂樹之戀》《狄仁傑之通天帝國》《風聲》獻唱主題曲,舉辦全國巡回演唱會,以平均汽車擴大機兩年一張的頻率發表原創專輯。

2009-2011年是陳楚生商業上的黃金時代。“開瞭幾場大型場巡回演唱會,代言、商演、商業合作都比較多。”周傑記得,最密集時一個月有20天在外面跑,“對多數藝人來說,這是正常節奏。但對他就不一般瞭,他又不開心。”

陳楚生是典型的外表隨和、內心堅毅的人。他把性格中的棱角藏在音樂裡——凡是涉及音樂的部分,他極少妥協。創作專輯《我知道你離我不遠》時,較勁的陳楚生從那個隻有60公斤的消瘦身體裡跳出來。歌曲《黃金時代》的歌詞,他自己寫瞭一版,再先後邀請3個作詞人來寫,光是詞作者王海濤就改瞭5次。團隊從此留下“互相傷害”的習慣:內部比稿。陳楚生彈著吉他演唱各個版本的歌詞,再由團隊工作人員投票,少數服從多數。

新生態裡的新狀態

某種程度上,SPY.C樂隊剛剛面世的同名專輯《偵探C》,同樣是“博弈”的結果。陳楚生傢的地下室,陶華和王棟天天報到,三人聚在一起創作,兩天一次小吵,兩個月一次大吵。為擺脫被大公司“推著走”的局面,陳楚生決定將指彈音樂工作室獨立出來,自己經營。陳楚生給自己創造瞭一個嶄新的生態系統:把商演頻率控制在可以接納的范圍內,隻要錢足夠養活團隊,付得起專輯制作費用,其他的就可以由著性子來。

老板陳楚生讓藝人陳楚生以最舒服的節奏安排工作,這讓後者很開心。他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經紀人,自己選擇合適的通告,保持平均一周一場的演出頻率。兩年瞭,老板陳楚生摸著石頭過河,目標唯有一個,為藝人陳楚生尋找最合適的商業模式。作為老板的陳楚生明白,做一張合成器流行風格的新專輯,不啻於一場冒險。但作為歌手,他還是希望自己精心打造的作品被喜歡,尤其是那些陪伴十年的“花生”。文/裘HELIX擴大機雪瓊車用擴大機價錢
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只有這樣才能

deprq0d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